医患联手打造,《透亮人生》近日首映:“愿每个尿毒症患者都拥有透亮的人生”

 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31日消息 记者 赵如芳/文  冯文钊/摄

  44岁的卢军锋拍过几十部微电影,怎么也没想到,有一天会筹拍以自己为原型的电影。

  10月29日下午,全国首部展现透析人生的公益纪实电影《透亮人生》在金华广福医院首映,卢军锋作为制片人现身。轰轰烈烈的庆典中,他清醒无比,却又多少有点不真实感。他原本只想把自己身患尿毒症的经历拍成电影,没想到,医院、医生护士、肾友、爱心企业纷纷伸出援手,帮他把梦想变成了现实。原来,他们也早有为尿毒症患者发声的心愿。

一个人的梦想——

拍部公益电影

为尿毒症患者说说话

  (电影里,年轻的尿毒症患者卢军锋透析一段时间后,身体状况好转,想重返工作岗位,却收到公司的辞退短信。他开始抽烟、喝酒,还拿水果刀割腕,他哭着说:“得了这个病,没工作,赚不到钱……”)

  卢军锋是丽水人,十几岁时白手起家,用1000元钱开店。在他的努力打拼下,文化传播公司里有十几名员工,拍过几十部微电影,拿过奖。

  3年前,卢军锋经常中暑,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医让他去三甲医院检查,结果显示血肌酐数值达到370μmol/L。一开始,他吃中药调理。到去年年底,血肌酐超过710μmol/L,接待他的医生说了一句话:“你这是绝症,最多活一两年。”卢军锋崩溃了,他频频上网站了解尿毒症,还去国外打听,想拼一把,活下去。

  去年大年三十晚上,在当地血透室找不到机位,卢军锋从丽水来到金华广福医院,开始靠透析维持生命。上到科室主任、护士长,下到普通护士,都鼓励他坚持透析,还给他讲述国内外靠透析延续几十年生命的例子。有时做完透析后血压高,护士让他到家后打个电话报平安。卢军锋看到了希望,感受到了温暖。

  一周透析三次,每次开车来回3个小时,透析4个半小时,卢军锋的工作和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应酬频率减少,部分工作交给妻子和员工,很繁琐的活不再承接,不透析的日子提高工作效率……内心强大的卢军锋,也觉得这种日子又累又苦。好在他是公司负责人,工作岗位在,治疗费用和日常开支还能应对。有些肾友就不同了,卢军锋认识一名理发师,每隔一天就关店去做透析,渐渐失去了客源。

  拍一部反映尿毒症患者的公益电影,鼓励他们积极面对,感谢医护人员的爱心陪伴,这种想法在卢军锋的脑海里日益强烈。

一群人的梦想——

尿毒症患者不易

希望社会更加关爱他们

  (电影里,卢军锋自杀未遂后,广福医院的医生护士召开会议,护士长余美芳说:“患者们的身体恢复了,但精神上需要振作起来。”大家商议让卢军锋参加医院的肾友会、趣味运动会,还让“尿毒症姐姐”庄晨来做他的思想工作。)

  听了卢军锋的心愿后,广福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护士长余美芳非常支持。她倒不是想在电影里突出医护人员的爱心,而是想反映尿毒症患者的生存现状,让更多人关注这个被边缘化的群体。包括她在内的医院领导、医生、护士们,也都非常支持。

  招募演员时,北京的尿毒症患者庄晨、深圳的尿毒症患者周佳禾愿意零片酬本色出演。庄晨透析7年,现在能日行万步、游泳千米、上两小时芭蕾课,被誉为“太阳女神”。周佳禾60多岁,做义工,弹钢琴,早已把透析当作生活的一部分。他们也希望通过电影鼓励尿毒症患者找回自我价值。

  卢军锋明白,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想拍尿毒症题材的公益电影,他的梦想,与更多人的梦想发生了碰撞。

  今年5月,电影《透亮人生》在广福医院开机。卢军锋担任制片人,余美芳当编剧,医院肾内科主任徐小君任总监制,来自横店的导演张磊和一帮演员以友情价参与拍摄,护士、尿毒症患者、患者家属纷纷出演。卢军锋原本想自掏腰包,一些爱心企业替他解决了资金问题。拍摄时要用到卧室、锅碗瓢盆、办公楼,都有人从中协调、无偿提供。不是金华人的卢军锋,一次次被打动。

戏里戏外的主题——

守护生命

拥有透亮人生

  (电影里,原单位的领导想起了卢军锋,称赞他业务能力不错,让主管通知卢军锋回来上班。领导说:“我们做企业不仅是一门生意,也要承担社会责任。”)

  10月29日下午,电影《透亮人生》在广福医院举行首映庆典,金华市卫健委、广福医院的相关负责人,爱心企业代表,演职人员,医护人员,还有尿毒症患者及家属,纷纷到场,另有3万多人在线上观看。

  “希望”“关爱”“感谢”几个词语,被频频提及。卢军锋的扮演者刘智强说,他在拍摄前走进血透室后感到震撼,希望这些患者不要丧失信心,也希望社会多关注他们。卢军锋女友的扮演者钟子清走进血透室后曾偷偷流泪,她认为自己参演的影片非常有意义。金华广福医院院长吴远志说,尿毒症患者重回社会、重拾信心,极具社会意义,相信这部电影能鼓励更多的病友积极生活,让更多人关爱尿毒症患者。

  电影首映时,场下观众时而为认出客串影片的熟人发笑,时而为卢军锋的命运低声啜泣。卢军锋倒话语不多,他笑容满面,将刻录好的电影光盘赠送给到场嘉宾,每个光盘都用双手奉上,点头、鞠躬,毕恭毕敬。他知道,这部影片凝聚了太多的爱心。

  早在首映前,卢军锋接到了好多电话,有全国各地肾友打来的,问影片什么时候放映;有山东菏泽医生打来的,邀请他去那里拍第二部尿毒症题材的电影;有宁波一家医院打来的,说他拍摄电影的行为很感人,他们也想这么做……还有一些视频网站联系卢军锋,想让他将电影放到网站上,靠点击量赚钱。卢军锋没同意:“这部电影是拍给尿毒症患者看的,他们都是弱势群体,怎么可以向他们收钱?”

  截至2020年12月底,我国内地登记血透患者近70万,新增透析人数14万。卢军锋说,他只是为这个群体做了一点小事,希望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拥有透亮的人生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